首页
 > 经信专栏  > 中小企业
 ]
先进制造,“浙”样干
发布日期:2020-03-23 来源:浙江日报浏览次数:字号:[ ]

锚定“高质量”,浙江制造集结号再度吹响。3月16日,全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大会在杭州召开。这也是时隔17年,浙江再次专门召开高规格大会,推进制造业发展。

“建设先进制造业基地”。2003年6月24日,全省工业大会上的殷殷期望,言犹在耳。作为改革开放后浙江第一个工业大会,时任省委主要领导在走遍浙江11个市深入考察后,在大会上擘画谋定了浙江发展先进制造业的方向。

在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代,在全面决胜小康社会的关键时候,在谋划“十四五”发展的重要年份,浙江再次召开这样的大会,传递出了什么信号?浙江制造又处于怎样的历史新方位?

强回声

一定要把制造业

搞上去

在催人奋进的乐曲中,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微笑着走向领奖台,从省委主要领导手中接过“浙江省亩均效益领跑者”的荣誉证书和奖杯,稳稳地端放胸前,满面春风。

手握奖杯,他的思绪一下子飞回到17年前的那个特殊日子。“会上传出浙江要打造先进制造业基地,让我们干制造业的有了方向,浑身上下充满干劲。”南存辉记得,会后不久的省委十一届四次全会上提出了“八八战略”,其中明确指出:“要进一步发挥浙江块状特色产业优势,加快先进制造业基地建设,走新型工业化道路,把浙江建成重要的先进制造业基地。”

“正泰集团第一时间响应省里号召,同年7月果断提出‘打造国际性先进电器制造企业’的全新目标,准备了系列实施方案,包括技术如何创新、市场如何布局、金融如何配套、项目如何落地等具体方案。我们专门举办了‘实施国际化战略打造先进电器制造业’的活动,活动还收到时任省委主要领导的贺信。”南存辉回忆。

时光荏苒,一些重要节点,总会让人历历在目,催人奋进。

这些年,正泰集团一直朝着先进制造的目标不懈前行。如今走进正泰电器乐清生产基地,数字化车间内,是忙碌的机械手臂、有序的生产节拍,小型断路器日产量可达270万极。如果把它们首尾相连,可从杭州一直延伸到上海……更了不得的是,占地307.38亩的乐清基地,2019年亩均税收高达479万元。17年前那个的传统产业,已然达到新的发展高度。

向先进制造业挺进的路上,正泰集团不孤单。大会上,吉利、荣盛、海亮、传化、娃哈哈、海康威视等企业负责人悉数到场。他们都是这些年浙江制造在各行各业成长起来的佼佼者,是浙江先进制造的领头羊。

从“腾笼换鸟”开始,浙江历届省委、省政府审时度势,顺应时代发展推动浙江制造业不断前行。“两化融合”“四换三名”和八大万亿产业,到如今“八八战略”再深化、改革开放再出发,浙江率先推行“最多跑一次”改革,深化“亩均论英雄”改革,打造国际最佳营商环境;深入开展“三服务”活动,推进企业减负降本,实施融资畅通工程;大力实施数字经济“一号工程”、开展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积极发展先进制造业、培育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建设制造强省;制定《民营企业发展促进条例》……一系列转型升级组合拳,只为一个清晰而坚定的目标——一定要把制造业搞上去。

如今,浙江在国内市场占有率超过30%的制造业集群有70多个,浙江产业数字化指数全国第一、规上工业企业研发投入强度全国第一,制造业政策环境全国第一,企业降本减负走在全国前列!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新征程中,浙江迈开崭新步伐。

暖心意 再大的困难我们一起扛

先进制造业的主角是制造业企业。16日的大会上,浙江集中表彰了亩均效益领跑者、“雄鹰行动”培育企业、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隐形冠军企业和省级制造业创新中心等5类制造业先进单位,共有45位制造业先进单位代表上台领奖。

“这场大会让我们心里暖,信心满怀,干劲十足。这是一份荣誉,也是一份信任,更是一份责任。”上台领奖的海亮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党委书记曹建国说。

记者从筹备会议的省经信厅获悉,今天主会场一半以上的嘉宾是制造业企业代表。

“企业代表刚好坐在一块,大家聊得最多的还是疫情影响。此时省里召开这么一场高规格的制造业大会,必然会将各级政府对制造业的重视提到一个新高度,让我们对2020年有了乐观的期待。”同为“雄鹰”企业的传化集团董事长徐冠巨坦言。

不凡的2020年,在年初就遭遇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它扰乱了浙江制造业企业的既定节奏,广大浙企正面临或多或少、或大或小的困难。“与一产、三产不同,制造业产业链条长,好比一辆汽车需要上万个零部件组合而成,缺了哪一个都不行,产业链的恢复需要时间。”省经信厅相关负责人介绍。

事实上,记者在近期采访中也听到不少类似的情况。省内某制造龙头企业,原本产能利用率已经恢复到60%以上,可由于省外核心配套企业供应跟不上,产能利用率又开始掉头向下;一家电子信息制造类龙头企业,因受邻国疫情影响,面临电子元器件价格猛涨的困扰;一家外贸出口企业,由于受到国外疫情影响,导致后续订单难以为继,举步维艰。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此时此刻,尚未完全走出前两年中美贸易摩擦影响的浙江制造业,再次面临着极大考验。

企业所急,政府所想。在战“疫”关键时刻,浙江提出“两手硬,两战赢”,一手奋力抗疫,一手全力复工复产。我省在全国较早出台各类帮助企业渡难关的政策意见,省领导频频入园入企,了解企业呼声。

“一场疫情,让政府和企业走得更近。复工之前的防疫指导,复工之初的帮我们产业链协同复工,如今仍在帮忙协调解决方方面面的困难。”曹建国说。

巧合的是,2003年的大会开在全国战胜“非典”之后,今天的大会则在战“疫”尚不能松劲的关键阶段。相比17年前,今天浙江制造业企业的能级增大了不少。

历史仿佛在说,困难总会过去。恰如已故的万向集团创始人鲁冠球在“非典”期间发文所指出的,“立足最坏情况,争取最好结果”。当下或许又是这样一个“最坏情况”,但浙江制造仍要“争取最好结果”。

“政府会做什么事情,我们该做什么事情,这场大会讲透了。剩下的就一个字:干!”徐冠巨介绍,目前传化在大江东的全新智能工厂产能已经恢复到90%以上,服务制造业的智慧物流服务体系将为众多企业提供服务。

新方位 打造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

大会上,浙江吹响了全力建设“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的号角。这一新目标将分“三步走”:力争今年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成为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显著特征;到2025年建成国内领先、有国际影响力的制造强省;到2035年基本建成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

同时,我省还描绘了更为精准的“细节图”:会上正式印发的《浙江省培育先进制造业集群行动计划》提出,浙江要构建“415”先进制造业集群建设体系:基本形成绿色石化、数字安防、汽车、现代纺织等4个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培育15个优势制造业集群。每个集群都要有引领性的研发机构,有产业创新联盟,有万亩千亿平台,有大项目好项目,有龙头企业和单项(隐形)冠军,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链生态。

细品这一新目标,不难发现“全球先进”是一大关键词。“‘全球’指浙江所有产业发展的定位,要从全球市场的角度讲;‘先进’既包括先进的技术,又包括先进的理念。” 浙江省工业和信息化研究院院长兰建平说。

从17年前提出“建设先进制造业基地”,到如今打造“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这也映射出浙江制造业的成长轨迹:通过不断转型升级,坚持创新驱动,浙江已告别十几年前面临的土地、能源、人才乃至水等重要生产要素告急的“成长的烦恼”,实现生产力的跨越式发展。

但如今,新的“成长的烦恼”又接踵而至:大平台大项目支撑不足、产业层次总体不高、自主创新能力不强、产业链的安全和韧性不够。

怎么办?这次大会给出了清晰的路径:建设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

一个事实可以让我们窥见浙江的底气:疫情发生后,浙江迅速生产出红外热像仪近10万台、占全国总产量的83%;红外体温计70多个、占全国20%。浙江为什么能?因为红外设备从安防设备改造而来,我省在数字安防产业上实力不可小觑,国内行业前三的企业都在浙江,已基本掌握了相应的核心技术,相关元器件也逐步从国外配套转向自主配套,在突发疫情考验下,这个有核心控制力的产业链,优势尽显。

追跟世界一流制造,企业家的信心就是浙江制造的底气。

大会上,李书福动情地说:“10多年前,我曾发表文章《中国汽车工业的希望在浙江》,实践已经证明我们的战略是正确的。近年来,我省先后提出‘雄鹰计划’、先进制造业集群行动计划和汽车产业链协同创新计划,旨在培育一批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一流企业,推动产业高质量发展。吉利将紧紧抓住这个大好时机,继续开拓创新,做好制造业龙头表率,打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这场硬仗。”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