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区工业  > 水产品加工业
 ]
远洋捕鱼人的医疗站——“普远 801”
发布日期:2018-06-25 来源:《 中国渔业报 》( 2018年06月04日 01 版)浏览次数:字号:[ ]

    “靠‘普远801’船及时抢救,我这条命总算拣回来了。”最近,舟山远洋渔船“宁泰81”的船员方某,在舟山普陀医院办理出院手续时,对探望他的公司同事说。

    就在不久前,方某在距离舟山近1万海里的秘鲁外侧公海渔场生产作业时突感身体严重不适,幸好“普远801”船当时就在附近巡航,接到求救信息,马上驶向“宁泰81”船接应病人,在海上行驶近40小时,把方某接到秘鲁利马港,随后病人乘坐飞机飞回中国进一步治疗。

    远洋渔船“流动”护航全国首创

    长45米、宽8米的“普远801”船,是全国首艘由地方政府投入运行的远洋生产指挥船,2017年1月15日从舟山出航,同年3月抵达南美秘鲁的外侧公海西经赤渔场,与众多生产渔船汇合,同年5月28日正式开展海上救助、安全检查等相关保障服务。一年累计巡航里程超过3万海里。

    2017年11月26日,最美浙江人——2017年度“浙江骄傲”20位候选人名单正式公布,舟山“普远801”的全体船员成功入围。

    因为有了“普远801”船一年摸索实践的成功,我国出台的《十三五远洋渔业发展规划》中已明确提出要在全国范围内支持各地建设远洋渔业海上公共管理服务平台。

    秘鲁外侧的东南太平洋公海渔业资源丰富,鱿鱼数量尤多。至今,在此作业的中国渔船达350艘,其中240余艘来自浙江舟山,是目前全国远洋鱿钓作业的主战场。远洋渔船在公海大洋生产,远离陆地,工作环境艰苦,渔政执法、海上治安管理等缺乏现场有效手段,存在一定管理盲区,且海上医疗救助、拖带抢险、人员物资渔场中转条件有限,近年来越来越难以适应行业管理和产业发展的现实需求。

    为补齐短板,在舟山市政府和浙江省海洋与渔业局相关领导关心下,省市财政投入1200万元,由舟山市海洋与渔业局,舟山国家远洋渔业基地发展集团、舟山市卫计局联手打造全国首个远洋渔业海上流动管理服务平台,以舟山南美远洋渔业基地外事处为依托,派遣“普远801”生产指挥船在东南太平洋公海渔场实施定期巡航,切突强化和延伸远洋渔业境外管理与服务。船上配备渔业执法人员1名,海上总治安管理员1名,舟山市卫生局专门选派1名副主任医师随船就诊,并与舟山网络医院建立了远程视频会诊系统。

    “普远801”船自2017年5月份正式巡航以来,先后接诊治愈骨折、腹痛、高血压等82名病员,紧急护送病危船员进秘鲁港口医治12人次,捎带船员进出港398人次,拖带救援船只10余次,不仅为舟山本地远洋渔船保架护航,还为江苏、山东等省远洋渔船服务,被东南太平洋海上一线生产的广大渔民亲切地称为“阿拉远洋捕鱼人的医疗站”。

    疾驶救助外籍船员4天4夜

    “普远801”作为国内独一无二的远洋渔业生产指挥船,自现身东南太平洋公海起,就已属于大家了。

    2017年秘鲁时间8月2日晚上10时,远在秘鲁的舟山南美远洋渔业基地办事处(以下简称“南美办事处”)相关负责人收到了等待中的好消息:由“普远801”船急行护送4天4夜的一名印尼籍重病患者,经医院抢救脱险了,目前病情稳定。

    搁下电话,这位负责人的耳边还回荡着话筒中的声音:“幸亏护送及时,否则患者的情况不容乐观!”

    2017年秘鲁时间7月29日晚6时许,江苏南通远洋渔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远洋’)旗下“苏远渔8”远洋船上,一名外籍船员腹痛难忍,需要立即诊治。但船在离秘鲁利马港800海里之外的作业渔场(南纬3度,西经84度海域)。

    危急时刻,“南通远洋”相关负责人想到了“普远801”船,拨通舟山国家远洋基地集团普陀渔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布伟的电话,寻求紧急帮助。

    吴布伟二话没说,第一时间联系了远在秘鲁的“南美办事处”相关负责人,与其商议、指令“普远801”的随船医生就近为患病船员诊治。

    患者很快被转移到“普远801”船上。随船医生俞旭明初步诊断,为腹膜炎中度发作。但船上条件所限,只能进行适当治疗,建议将患者送到秘鲁当地医院作进一步治疗。

    但如果“苏远渔8”船自送患病船员进港,至少要停产10天,经济损失较大。

    吴布伟与“南美办事处”的相关负责人随即商定好事做到底,由“普远801”船护送患病船员回秘鲁港口救治。

    救援的决定一下,“南美办事处”立即展开行动,一边将情况通报给“苏远渔8”远洋渔船的境外代理公司——秘鲁瑞洋远洋渔业有限公司,希望对方及时做好船只、人员进港报关和医院联系等准备工作,另一边,则立即指令“普远801”船开足马力护送患者回秘鲁港口。

    船一路疾驶。俞旭明一路照顾患者,并积极采取相应医治措施,以防止他在进港途中病情恶化发生不测。

    4天4夜,96个小时。没有国籍之分,岸上和船上的人都在提心等待。

    秘鲁时间8月2日晚,“普远801”船顺利抵达秘鲁利马港。患病船员在俞旭明的陪同下,由境外代理及时送到当地的一家医院进行抢救治疗。“船安全回港”“船员脱险,病情稳定”等平安信息一个个传回国内。“南通远洋”的负责人立即致电吴布伟,感谢舟山各方的大力支持:不仅急送船员进港得到及时救治,有效杜绝了涉外事件的发生,而且避免了该公司因停产造成经济损失。

   拖带秘鲁鱿钓船只费尽周折

    同样,在公海上接到其他国家遇险船只的求救信号,“普远801”的船员们也是想方设法伸出援助之手。

    2017年秘鲁时间10月28日上午8时,“普远801”船顺利抵达秘鲁首都利马的港口,5名获救船员开心上岸,离开时他们恋恋不舍,向中国船员翘起了大拇指。

    救援行动中,“普远801”船在接到这5名遇险秘鲁船员时,又应他们的要求拖带上了“CHAPI2”小船。按正常的行驶时间,从涉事海域到返回秘鲁利马港只需30多个小时的航程。然而,他们为了保全这艘小船却花了比平时多两倍的时间。

    这艘秘鲁的“CHAPI2”小渔船平时以在秘鲁外海域鱿钓作业为主,船型小,且是玻璃钢材质。“普远801”船的指导员应伦华如此形容这艘船“像鸡蛋壳,船体薄,重敲即碎,而且滑溜溜的,几乎找不到一处可以固定绳索的地方”。这给“普远801”船的拖带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不便,最后大家是冒着风浪,想尽办法将小渔船捆绑固定。

    一路仍然状况不断。主要是捆绑小渔船的绳索不断地在玻璃钢船体上摩擦,在风浪的助力下时常磨断。一路上,“普远801”几乎用尽了船上的所有尼龙绳、缆绳等,最后连铁链、钢丝都给用上了。

    对秘鲁的这5名船员来说,船甚至是超过了他们的生命。当初,他们正是为了保护船,才在获得充足的补给后又拒绝了舟山市“舟渔8”远洋船的援救,仍要坚持回小船。幸好“舟渔8”船长不放心,又联系了“普远801”船,这才有了后来的圆满结局。

    “我们虽然是为舟山在南美公海上的远洋渔船服务的指挥船,但遇到外籍船员、船只,以及我国其他省市的船只需要救援时,都会给予帮助。在这片公海上,我们只是尽自己的力而已。”当时,已多日未眠的应伦华通过卫星电话,嘶哑着嗓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5月23日,“普远801”生产指挥船经过短暂时间的境外修理检验,整装一新,再次从秘鲁最大渔港——钦博特扬帆起航,踏上今年东南太平洋公海巡航新征程,计划到厄瓜多尔外侧公海南纬4度海域作为期一周的先期探捕试生产,为众多东南太平洋生产鱿钓渔船在该渔场生产打好前站后,向赤道西经渔场进发。

    林上军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