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信专栏  > 经济运行
 ]
全面转型促提升
发布日期:2016-10-17 来源:浙江日报浏览次数:字号:[ ]
    民间经济发展初期,因其毫不掩饰原始诉求而难免粗鄙。因为原本就是为了满足最低层次需求,起步门槛和整体水准均很低;因为原本就缺少文化素养和行为粗野,难免“乱哄哄的繁荣”;因为原本就是为了混口饭吃,难免社会达尔文主义式的恶性竞争。然而其内在活力,一次次冲破一些人的责难,一次次出乎意料地取得重大成就。
    这里的奥秘,就是人民群众与基层具有无限活力,推动着持续不断的改革创新和转型提升。如义乌从最早的马路市场,向室内市场转变;从单一商贸流通,向与制造业基地结合转变;从单一国内贸易,向国际贸易拓展转变;从单一实体市场,向线上线下联动转变。经营主体则从最早的个体小商贩,向具有现代治理结构的股份制企业转变。广而言之,浙江积极推进市场化改革,各级政府加快转型,经济发展加快发力。当前关键是以政府率先转型,带动和促进发展环境整体提升;以民间经济转型,带动和促进区域经济整体提升。
    共同价值转型。民间经济当年迫于生活压力而“提篮小卖”,不经意中快速积累了巨额资本;政府当年顺应基层和人民群众要求,不经意中促进了浙江经济迅猛发展。当下,资本主体及其价值均须加快转型,摆脱满足温饱的低水平要求及其粗鄙行为,追求更高的自我价值。政府价值和区域目标需要转型,从单一经济发展的功利主义要求,到致力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以及人的全面发展,打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建设先行省。
    共同界限转型。政府与民间经济具有共同界限,当前应确立不相互逾越的行为准则。政府不能向民间经济直接发号施令,更不能把手伸向民间经济内部;民间经济也不能滥用地缘亲缘等关系,以及金钱非金钱力量,影响政治规则及其运行。习近平同志提出,以“亲”“清”构建新型政商关系,就是既要有强烈的政商亲情,又要有清晰的政商界限,构建积极健康的政商互动关系。浙江小资本众多,即使某个政府工作人员与特定民企具有亲密关系,尚不至于较大影响资本整体,形成了浙江建立新型政商关系的一个有利条件。浙江完全可以从这一点出发,率先建立中国新型政商关系模范省。
    共同产业转型。这是政府和民间经济共同愿望,更需要政府和民间经济共同努力。从以商贸业和制造业为主体的产业资本,向制造业、商贸业和服务业资本并重,以及与金融资本结合的综合型资本转变。小微企业不管是做制造业还是做服务业,都应该高度专业化;大企业要把制造业或服务业的低端部分分离出去,向高端的研发等方面开拓。一些规模特别大的企业,更应长袖善舞,与金融联手,甚至直接进入金融业。而就政府来说,在促进产业转型升级中,关键是做环境,政府或可对某些特定产业表现强烈意志,但不建议对特定企业倾斜式资助,应更多地面向整体业界以普惠方式予以支持。
    共同要素转型。30多年迅猛发展,浙江一些城市虽然高楼大厦林立,车水马龙鼎沸,却难以掩盖早先粗鄙留下的深刻痕迹,且乡村发展水平仍较低。从政府角度说,以掺沙子方式,大量引入以高素质人才为核心的高级要素,是进一步推动浙江转型的关键。从民间角度言,要发挥其中的高情商优势,努力加快组建或增强高智商团队,以及提升团队整体素质;要加快充实自己,积极成为知识型智慧型企业家,加快培育核心竞争力。
    共同空间转型。政府加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优化城乡空间结构和空间形态,提升城市管理水平,积极引进具有较高核心竞争力的战略资本,积极提升城市国际化水平。民间经济从本地化为主,向本地资本与资本输出,以及与战略资本合作转变,布局全国乃至全球。大规模向外投资虽然会减少当地投资,但有利于企业和浙江长远发展。这一方面是形成总部型制造业格局,发展“销地产”战略,更好利用各地资源;另一方面是形成浙江强大的生产和商贸流通网络,发展成为全国乃至全球网络支撑。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